返回首页

波科的朋友

来源: 点击:次 
 


  当南方国王的王子波科出世时,国王和王后把全国最有名的巫师都召来为波科占星算命。
  所有巫师来到的时候都大摆排场,走在前面的随从敲着鼓,吹着响亮的短笛。巫师们穿着盛装——用上千种颜色羽毛编织的短裙,蛇皮做成的护胸,使人见了害怕的饰有牛角的面罩,还戴着嵌有彩色玻璃珠子的金属项圈。他们每走一步,金属项圈就发出“丁当丁!”“丁当丁!”的声音。
  所有巫师围绕在王子身边,仔细地观察王子,嘴里喃喃说着听不懂的语言,然后他们在王宫的中央坐成一圈,各人在自己面前的地上画一些几何图形,他们用眼色互相询问,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
  “怎么样?”南方国王焦急地、惶惶不安地询问。“我希望,我儿子的星占不会是不吉利的吧!”
  “国王儿子的星占怎么能是不吉利的呢!”一位年纪最大的巫师小心翼翼地回答。“相反,我们看到的是这个孩子将成为一位伟大的君主,一位勇猛的将士。当他敲响战鼓的时候,北方、东方和西方的各个部族也都会赶来听从他的指挥去作战。他将拥有像尼日尔河的波涛一样多的牛群和能够住满一百个村庄那样多的俘虏。他将活到高龄,在他去世的时候将举行盛大的葬礼:他的三百个妻子和一千个以上的奴隶将为他殉葬。他将给他那无愧于他的儿子留下一个繁荣的王国……”
  “妙啊!”国王大声喊叫,“这是人们所能指望的最美好的星占了!”
  “但是……”老巫师又说。
  “怎么还有一个‘但是’?”国王皱着眉头问。老巫师把头低下了三次,其他巫师也仿效他把头低下了三次。
  “说啊!”国王大声喊。“是什么阴影能够破坏这样一个美好命运的图像?你说的‘但是,后面究竟是什么?”
  “有些……”老巫师伸直了身子说,“一切全写在这沙土上了。在我们每幅神秘的图形中,都有这么一道细线,它令人不易觉察地把兴盛时期勾划掉了。国王,您看,在我脚下的沙土上您看见什么了吗?”
  “我看见了,”国王弯下腰来,带着害怕的厌恶,“我看见一个圈,还有其他的圈,还有一个三角形和两条线,其中一条线好像是第一个圈的支柱……”
  “您在这条线上什么也没注意到吗?”
  “没有。”
  “但确实是有些东西:这粒沙子就比别的沙子都大,当我占星的时候,它在这条线的开端……”
  “那就怎么样呢?”
  “国王,这意味着,”老巫师说,“您的儿子的光辉前途可能被威胁他早年时期的危险而勾销。这是从外面袭来的危险。”
  “这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危险呢?”国王十分恐慌地问。
  “谁知道!?”巫师用一种神秘的声调说。“谁知道它是人、是禽兽还是植物?丛林里的风随时都能把它带到这里来。不过现在还有时间,当王子在我们的保卫下安然无恙的时候,我们还可再另做一次占星,以便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消除这一危险?”
  巫师们站了起来,用脚尖把沙土上的第一批图形抹掉。然后他们又坐了下来,每一个巫师都仿效年纪最长的巫师,在自己的面前画了一个圈。
  “答案出来了。”老巫师给国王指着几何图形说。
  “这个圈代表您关闭幼年时期王子的房屋。您可以请一位乳母陪伴他直到他满五岁,然后他将在我们的保卫下独自生活,谁也不能与他接触,除非另一次占星告诉我们威胁他的危险已经消除。我刚才是按照命运之神的话说的。”

小鸭子儿童乐园

关键词: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文章
  • 小面包师的铲子

    ...

  • 神牛

    ...

  • 对安慰的回答

    阿凡提的驴死了,他非常伤心。邻居过来安慰他说:“阿凡提,请别难过了,收回 驴的真主还会恩赐给您一头驴的。” “算了吧朋友,假如是我认识的那个真主,决不会把一头五块金币的驴白...

  • [希腊神话] 第十四章 尼俄柏

    漂亮的 古琴,琴声美妙,他弹奏的时候,连砖石竟也自动地粘合起来,建起了底比斯的城墙。尼俄 柏的父亲坦塔罗斯,是神旋的上宾――当然是在他被打入地狱以前。她自己统治着一个强大...

  • 聪明的鹅

    在怀里往家走。走了一会 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喃喃地说道:“真怪,这鹅怎么一动不动呀?”然后他向怀中 看了一下,闷在怀里的鹅立刻伸出脖子,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嘘――嘘――嘘”...

  • 渔夫和恶魔

    ...

  • 三兄弟寻找财富

    ...

  • 家产

    们 纷纷把家产装在马车。驴车上,手提大包小包弃家而逃。阿凡提将家里仅有的一条毯子。 两床被子、两个枕头一卷扛在肩上,与妻子悠闲地走在逃难的人群中。 那些家产颇多的人见了,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