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夏洛的网十八、凉夜


    黑暗模糊了展览会场后,凉爽的傍晚来临了。坦普尔曼从板条箱里爬出来,开始四处观望。威伯还在稻草中间睡着。夏洛正在织一张网。坦普尔曼那敏锐的鼻子在空气中嗅到很多好闻的味道。老鼠又饿又渴,决定出去探险了。他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就往外溜去。
    “给我带一个字回来!”夏洛在他的身后喊,“今晚我要最后一次往网里织字!”
    老鼠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消失在黑暗里了。他一点儿也不愿意被看成一个小搬运工。
    忙碌的白天过去后,夜晚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放松的好时候。费里斯大转轮上现在轻松多了。它一圈圈地在空中转着,好像比白天时转得还要高两倍。游乐场里灯火通明,能听到从里面传出的游戏机的响声,还有旋转木马旁的音乐声,电话亭里的男人呼叫电话号码的声音。
    孩子们在小睡之后又恢复了活力。芬遇到了她的朋友亨利·富塞。他邀请她一同去坐费里斯大转轮,还送了她一张票,这样她就不必花钱去买了。阿拉贝尔太太偶然望向繁星点点的夜空,看到她的小女儿正和亨利·富塞坐在一起,往天上转得越来越高。当看到芬那幸福的样子,她不相信地摇了摇头。“看,看呐!”她说,“那不是亨利·富塞吗?真没想到!”
    坦普尔曼始终躲避着灯光。在牲口棚后面的高草丛里,他发现了一张折叠起来的报纸。里面包着某个人吃剩的午餐:油煎火腿三明治,一块瑞士奶酪,一点儿煮鸡蛋,一个有蛀虫的苹果核。老鼠爬进去把这些全吃光了。然后他从报纸上撕下一个字,卷起来,往威伯的猪圈叼去。
    当老鼠带着那片报纸回来时,夏洛的网几乎快织成了。她事先在网中间留了一个空。这时,猪圈四周并没有人,只除了老鼠,蜘蛛和那头猪。
    “我希望你给我带来一个好词儿,”夏洛说,“那将是我织的最后一个词了。”
    “这就是。”坦普尔曼说着,打开了纸卷儿。
    “上面说什么?”夏洛问,“你最好读给我听。”
    “上面写的是‘谦恭’。”老鼠回答。
    “谦恭?”①夏洛说,“‘谦恭’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不骄傲’,一个意思是‘贴近大地’,这词对威伯太合适了。他不骄傲,而且他也和土壤非常亲近。”
    “很好,我希望你能满意,”老鼠讽刺,“我要去把我所有的时间都用到拿和搬上了。我到展览会来是为了使自己开心的,而不是为了送报纸的。”
    “你帮了很大的忙,”夏洛说,“快去吧,如果你想在展览会上找到更多的好东西的话。”
    老鼠咧开嘴笑了。“我要去狂吃一整夜,”他说,“老羊说得对——这个展览会是老鼠的天堂。那么多吃的!那么多喝的!到处都有可以攫取的好东西。再见,再见,我谦恭的威伯!也对你说声再见吧,夏洛,你这个老阴谋家!这将是一只老鼠一生中最难忘的夜晚。”
    他在黑暗中消失了。
    夏洛回到她的工作上来。现在,天已经很黑了。不远处,焰火开始升空了——无数灿烂的火球笔直地喷洒进夜空中。等阿拉贝尔一家与祖克曼夫妇,还有鲁维从大看台那里回来时,夏洛已经织完了她的网,“谦恭”这个词被整齐地织在网中央。在黑暗中,没有人注意到它。每个人都玩得又累又尽兴。
    芬和埃弗里爬进卡车躺下来,把那条印第安毛毯盖到身上。鲁维给威伯加了一叉新鲜的稻草。阿拉贝尔先生拍了拍他。“我们该回家了,”他对那头猪说,“明天见。”
    大人们悄悄地进了卡车。威伯先听到了引擎开动的声音,继而又听到了卡车慢慢离去的声音。如果夏洛此刻不陪在身边的话,他一定会孤独和想家的。只要有夏洛在身边,他就永远不会感到孤独。不远处传来旋转木马旁的音乐声。
    就在快要入睡时,他对夏洛说了起来。
    “再给我唱一遍那支歌吧,就是关于粪堆和黑夜的那支。”他央求道。
    “今晚不能了,”她用一种微弱的声音说,“我太累了。”她的声音好像不是从她的网里传出来的。
    “你在哪儿?”威伯问,“我看不到你。你在网里吗?”
    “我在后面,”她回答,“猪圈后的一个角落上面。”
    “你为什么不在你的网里?”威伯问,“你可是从不离开你的网的。”
    “我今晚得离开了。”她说。
    威伯闭上眼。“夏洛,”他过了一会儿说,“你真的认为祖克曼会让我活下去,冬天来时也不杀我吗?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当然,”夏洛说,“你是头名猪,也是头好猪。明天你可能会得大奖的。整个世界将会知道你的名字的。祖克曼会为拥有你这样一头猪而骄傲、幸福的,你不要害怕,威伯——什么也不必担心。你大概会永远活下去的——谁知道呢?现在去睡吧。”
    静了一会儿,又听到了威伯的声音:
    “你在那上面做什么呢,夏洛?”
    “哦,造一样东西,”她说,“造一样东西,像往常那样。”
    “那是给我造的吗?”威伯问。
    “不,”夏洛说,“这次不同,这次是为我自己造的。”
    “请告诉我那是什么吧。”威伯请求。
    “我会在明天早晨告诉你,”她说,“等到天空中出现第一道晨光,麻雀们开始喳喳叫,母牛把他们的身上的链子弄得嘎嘎作响的时候;等到公鸡啼叫,星光黯淡的时候;等到早起的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奔跑的时候,你再抬头看我要你看的东西。我将给你看我的一件杰作。”
    在她说完之前,威伯已经睡着了。威伯从稻草里传出的呼噜声告诉了她这一点。
    数里外的阿拉贝尔家,父亲正围坐在厨房的餐桌旁,吃着桃子罐头,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埃弗里已经在楼上睡着了。阿拉贝尔太太正在给芬掖被子。
    “你在展览会上玩得开心吗?”她问着,吻了女儿一下。
    芬点点头。“在我一生中,不管在哪里,在什么时候,都没有在那里时玩得开心。”
    “好极了!”阿拉贝尔太太说,“那真是太好了!”

----------------------------------
    注释① 谦恭,原文humble。我的朋友筋斗云告诉我,它有两个意思:1.having or showing a consciousness of one's defector shortcomings,not proud; not self-assertive;modest 2. low in condition,rank or position;lowly ;unpretentious.它的词根来源是Humilis ,(low ,small ,soil ,earth)。所以它有土壤与土地之意。humble 有差点、低级点的意思,也有做谦词的,以前见过"蓬壁增辉"有译成"in my humble house "。另外"In my humble opinion "也常见。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