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夏洛的网十七、伯伯


    当他们一到展览会场,就听到音乐声,看到在天空中的费里斯大转轮。他们能闻到洒水车喷出的道道水迹里散发出的尘土气息,闻到油煎三明治的香味,看到徐徐升起的大汽球。他们还能听到绵羊们在圈里咩咩地叫。扩音器里有个很大的声音喊道:请注意!请车牌为H-2349号的庞蒂亚克的车主把你的车从放焰火的地方开走!
    “能给我点儿钱吗?”芬问。
    “也能给我点儿吗?”埃弗里问。
    “我要去玩旋转轮,让它停到正确的数码上,好赢回一个小娃娃。”芬说。
    “我要去开喷气式飞机,用它去撞别的飞机。”
    “我可以买个汽球吗?”芬问。
    “我能买一个牛奶果冻,一张干酪肉饼,一瓶蔗莓汽水吗?”埃弗里问。
    “在那头猪被卸下来之前,让你的孩子们都闭嘴!”阿拉贝尔太太说。
    “我说还是让孩子们自己去玩吧,”阿拉贝尔先生建议,“展览会一年可是只有一次。”阿拉贝尔先生给了芬两枚两毛五分的银币,两枚一角的银币①。
    他又给了埃弗里五角银币和四枚五分钱的镍币。“现在玩去吧!”他说,“记住,这些钱是留给你们一整天花的!不要在几分钟内就轻易的花光。下午回到卡车这里来,那时我们要一起吃午饭了。不要吃太多的零食,不然开饭时你们就什么也吃不下了。”
    “如果你们去坐那大转轮,”阿拉贝尔太太说,“一定要抓紧!抓得非常紧。听到了吗?”
    “不要跑丢了!”祖克曼太太说。
    “不要把身上弄脏了!”
    “不要玩得太疯!”他们的妈妈说。
    “留心扒手!”他们的父亲警告。
    “马跑过来时不要横穿赛道!”祖克曼太太叫。
    孩子们手挽手蹦跳着向旋转木马那边跑去,跑向那充满迷人音乐,精彩冒险与神奇刺激的奇妙的游乐场。那里没有父母的阻拦和唠叨,可以尽情地玩个痛快。阿拉贝尔太太默默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轻叹了一声。接着,她又吁了一口气。
    “你真的以为他们会没事吗?”她问。
    “哎呀,他们早晚要长大的,”阿拉贝尔先生说,“展览会里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地方,我想。”
    当威伯被抬下车,从板条箱里带到他的新猪圈时,好多人都围过来看。他们看到了“祖克曼家的名猪”那行字。威伯回看着人们,试图让自己显得格外的出众。他对他的新家很满意。那里面有很多草,可以为他遮挡从棚顶上照过来的阳光。
    夏洛找个机会溜出板条箱,爬到棚顶下的一根杆子上。没人注意到她。
    坦普尔曼可不想在白天露面,就悄悄地在箱子里的稻草间躲着。祖克曼先生往威伯的食槽里倒了些脱脂奶,又往里添了些干净的稻草,然后和祖克曼太太,阿拉贝尔夫妇到牲口棚去看纯种奶牛,并四处观光去了。祖克曼先生特别想去看拖拉机。祖克曼太太想去看电冰箱。鲁维闲逛着,希望会遇到朋友,在游乐场里找点儿乐事。
    人们刚一离开,夏洛便对威伯说起来。
    “还好,你没看到我刚才看见的。”她说。
    “你看到什么了?”威伯问。
    “你旁边的猪圈里有一头特别大的猪,恐怕要比你大得多。”
    “可能他的年纪比我大,有更多的时间来往大里长吧。”威伯说着,泪水不禁涌上了眼眶。
    “我要荡过去仔细看一下。”夏洛说。她顺着杆子往那个猪圈爬去。她拖着一条丝线往空中飘去,正好飘到了那头猪的鼻子上方。
    “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她礼貌地问。
    那头猪看了看她。“我没名字,”他用很粗的嗓门说,“你就叫我伯伯吧。”
    “好的,伯伯,”夏洛回答,“你是何时出生的?你是一头春猪吗?”
    “我就是春猪,”伯伯回答,“你以为我是什么,一只春天生的小鸡吗?呵,呵——这笑话不错吧,呃,小妹妹?”
    “有点儿意思,”夏洛说,“不过我还听过更有意思的笑话。很高兴认识你,现在我要走了。”
    她慢慢地收起丝线,往上退回去,不久就回到了威伯的猪圈。
    “他说他是头春猪,”夏洛说,“可能他真的是。不过,他非常的不讨人喜欢。他也太冒失,太吵,而且他讲的粗俗笑话也一点都不可笑。还有,他并没有你这么干净,更没你这么有礼貌。经过刚才的简短交谈,我发现我非常讨厌他。不过,威伯,考虑到他的个头和体重,他可能会是一个很难击败的对手。但如果有我帮你,你就能赢他。”
    “那你要在什么时候织网呢?”威伯问。
    “下午晚些时候吧,如果那时我不太累的话,”夏洛说,“这些天里,就是最轻的活儿也会使我疲倦的。我好像不再有以前那样的精力了。可能是我老了吧。”
    威伯看着他的朋友。她看起来相当的憔悴,一脸倦容。
    “听到你说感觉不好,我非常难过,夏洛,”他说,“也许你织一张网,抓到几只苍蝇后就能感觉好一点儿。”
    “也许,”她无力地说,“但是我感觉那些漫长的日子快结束了。”她爬上猪圈的顶层睡着了,把忧心忡忡的威伯留在下面。
    整个早上人们都从威伯的猪圈旁走过。无数的陌生人在此驻足,羡慕地看着威伯那丝绸一样光滑的白皮肤,卷曲的尾巴,还有他那善意的表情,光彩照人的样子。然后他们去看下一个猪圈里的那头更大的猪。威伯听到好几个人在赞美那个伯伯的个头。他忍不住去偷听那些评论,并情不自禁地担心起来。“现在,夏洛的感觉又不好……”他想,“唉,天呐!”
    坦普尔曼一早上都在稻草里熟睡。天气像火一样热。下午祖克曼夫妇和阿拉贝尔夫妇回到了猪圈。几分钟后,芬和埃弗里也出现了。芬的胳膊下夹着一个玩具猴,嘴里嚼着琥珀爆米花②。埃弗里的耳朵上系着一个汽球,嘴里吃着苹果蜜饯。孩子们的身上都是汗,看起来很脏。
    “很热吧?”祖克曼太太问。
    “热死了。”阿拉贝尔太太说着,用手里的那份冰箱广告当扇子扇起来。
    他们一个又一个地走进卡车,打开午餐盒。到处都是热辣辣的阳光,晒得人都没有兴致吃饭了。
    “裁判什么时候能宣布威伯的名次?”祖克曼太太问。
    “明天吧。”祖克曼先生说。
    鲁维走了过来,扛着刚才赢来的印第安毛毯。
    “那正是我们需要的,”埃弗里说,“一条毛毯。”
    “当然了。”鲁维回答。他把毛毯围在卡车护栏的四周,使后车厢看起来就像个小帐篷。孩子们坐在毛毯围出的阴影里,感觉舒服多了。
    午餐后,他们都躺下来,睡了。

----------------------------------
    注释① 此处的原文是 two quarters and two dimes。这美国钱是什么模样我哪里知道?中国钱我都没见全呢。只好请教新语丝的朋友。虎子,筋斗云,亦歌等朋友告诉我说,Quarters,是美国最常用的硬币,是镍币,面值为二十五美分,是日常生活中使用最频繁的硬币,搭车洗衣服打公用电话都少不了它。如果到过LASVAGAS就会知道二十五美分的老虎机支撑了一半的赌城。Dime,是十美分的硬币。据说也是美国硬币中唯一含银的。
    注释②:这本书里提到很多吃的,但我都多数不知道是什么,除了这个琥珀爆米花,因为我的朋友,尤其是暮紫给了我非常详尽的介绍,让我格外惊喜。他说,琥珀爆米花(原文是Cracker-Jack),是美国Frito-Lay食品公司的食品系列之一,这种零食在学校的小店,平常的市场市场里都有,在垒球赛场上也和花生、热狗一样常见。下面的话是我从他给我提供的一段英文中译出来的:
    Cracker-Jack是用一种特别的,红罂粟般颜色的玉米加工而成的,这种玉米最早由美国印地安人在公元800年左右杂交而成。某些新英格兰的部族曾把这种玉米涂上一层枫糖浆,制成蜜饯。第一种具有独特口味的Cracker-Jack,是F.W. Rueckheim在芝加哥举办的第一届世界工业博览会发明的。F.W. Rueckheim 与其兄弟Louis Rueckheim组建了一家F.W. Rueckheim兄弟公司。
    Louis Rueckheim 发现了防止蜜糖粘到爆米花上的办法。这个秘方今天还在使用,而且至今仍是个秘密。Louis Rueckheim在1896年对推销员推销这产品时,推销员喊道:"那是Cracker Jack!”这就给他的产品说出了一个不朽的商标。
    Cracker-Jack这个商标,被1908年的一首叫"带我去参加棒球赛"流行歌唱成了不朽,因为那歌里曾反复唱道:"给我买点儿花生和Cracker-Jack"。”每盒都有奖品"的口号在1912年被提出,当时每件玩具的包装盒里都装着Cracker-Jack。1918年,动画明星大力水手杰克和他的叫BINGO的狗的形象第一次出现在Cracker-Jack包装盒上,只是杰克的脸被换成了F.W. Rueckheim的小孙子Robert的。
    总部在美国俄亥俄州首府的哥伦布的一家公司购买了Cracker Jack公司,使它在1964年成了一家分公司。Frito-Lay在1997年购买了Cracker-Jack的商标权。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