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驴皮公主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是那样伟大,不仅受到本土臣民的爱戴,而且还得到友邦和邻国的尊敬,可以说,他是最幸福的国王。他还娶了一位美丽贤惠的公主做王后,这使得他更加欢乐开怀。夫妻俩相亲相爱,生活得非常甜蜜与幸福。不久,他们生了一个女儿,这是他们纯洁爱情的结晶。虽然他们后来没有生更多的孩子,可由于这位小公主长得十分娇美可爱,他们并没有一点遗憾。

国王的宫殿富丽堂皇,大臣们聪明能干,官员们诚实勤勉,仆人们忠心耿耿地尽职尽责。宽敞的马厩里养满了天下闻名的各种骏马,身上披着华丽而贵重的马衣。然而,那些前来参观马厩的外国客人却感到非常惊讶,因为马厩中最令人注目的地方,竟拴着一头驴子,在那儿晃动着它那又长又大的耳朵。国王把这头驴子安排在这个特别显眼的地方是有道理的,而不是一时突发奇想,因为这头珍贵的家畜值得享受这种荣耀。原来,造物主赋予了它一种非凡的本领:从不在厩草上拉下污秽肮脏的粪便,而是在每天清晨将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美丽的金银钱币撒满在厩草上,等人们早上醒来时去把它们捡起来。

但是,像老百姓一样,国王的生活中也会出现波折,好中有坏。老天爷突然使王后身染重病。医生们用尽各种办法为她治疗,都不见好。王宫中人人都为此难过极了 。国王既多情又极富同情心,更是忧伤得不能自拔。他不相信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这句有名的谚语,到全国所有的寺庙中去虔诚地许愿祈祷,宁肯用自己的生命来保佑他亲爱的妻子。可这一切都是枉然,上帝和仙女并不因为他的祈求而动心。

王后感到自己咽气的时候就要到来,就对泪流满面的丈夫说:“我死之前,求你一件事,那就是,要是你想再娶的话……”国王听她说到这里 ,忍不住大声痛哭。他握住王后的手,任自己的泪水滴在她手上。他对王后说,千万不要和他再提重娶的事。

“不,不 ,”他最后说 ,“亲爱的王后,还不如让我跟你一起走呢!”

“国家,国家一定得后继有人 。”王后说,语气是那样坚定,这使得国王更加悲伤 。“我只为你生了一个女儿,而国家需要一个和你相像的王子 。可是,看在你对我多年的情份上,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只有当你找到一位比我还要端庄美丽的公主时,你才能接受臣民们的殷勤美意。我请你对此立誓,这样我就死也安心了。”

人们猜想:王后是有自尊心的,她之所以求国王立下誓言,是因为她相信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可以和她媲美了,这样就可以保证国王永远不会再娶了。

王后终于死了。国王从来没有这样难过。他什么事也无心去做,只是日日夜夜哀号哭泣。对一个刚失去爱妻的鳏夫来说,这是可以理解的。巨大的悲痛没有持续太久,王宫中的大臣要人们便聚集在一起,成群结队地去见国王,乞求他再娶。国王开始听到这个提议,觉得十分难受,眼泪又刷刷地流了下来。他向谋臣们重复了一遍他对王后立下的誓言,说他们是无法找到一位能和已故王后媲美的公主的,所以就不要提再娶的事了。

然而,大臣们根本不把这一誓言当回事。他们说,对一个王后来说,美貌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有高尚的品德,而且能够生儿育女。他们还说,国家有了继位的王子才能保证国泰民安。小公主虽说具备作为一个伟大王后的品德,但是只能找一个外国人来作丈夫,而这个外国人会把她带到自己的国家去。就算他留下来和公主一起治理我们的国家,他生下来的后代和国王的血统也就不相同了。这样一来,国家就没有国王自己的子孙,邻国就有可能挑起战争,我们的王国也就可能被灭亡了。 听完这些话,国王的心动了,回答说他将考虑满足他们的要求。 果然,国王开始在那些待嫁的公主中选择意中人。人们每天送给他一大叠可爱的画像,可没有一个比得上已故王后的风采,所以他也就决定不下来。
不幸的是 ,国王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不仅容貌美丽惊人,使他着迷,而且在智慧和风度方面,也大大超过了先王后——她的母亲。她的青春之美,她那讨人喜爱的鲜嫩的肌肤,燃起了国王火一样炽热的爱情。他再也无法向公主隐瞒了,就对她说决定要娶她为妻,因为只有她才不会使他违背自己的誓言。

公主纯洁而又害羞腼腆,听到这可怕的提议,差点没晕倒。她扑通一声跪倒在父王脚下,竭力恳请父亲不要逼她犯下这样的罪行。和女儿结婚的荒诞想法已经深深扎在国王脑子里。为了使公主安心听命,他甚至去征求一个老神父的意见。这个老神父贪心多于虔诚,为了赢得这个伟大国王的信任,居然不惜牺牲一个少女的纯洁贞操。他巧妙地迎合国王的心意,把国王正要犯下的罪行说得轻巧极了,结果使得国王相信和自己的女儿结婚是一件善举。

国王听了这个老坏蛋的奉承话,高兴地拥抱了他。返回时他大脑中的那个荒诞念头更加坚定了,于是便命令他女儿做好顺从他的一切准备。

年轻的公主痛不欲生,无法可想,只能去找她的教母——丁香仙女。当天晚上,她就乘上一辆由熟悉所有路途的大绵羊拉着的双轮车出发了,而且顺利地找到了仙女。仙女很喜爱公主,她对她说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她劝公主不要着急,说是只要老老实实地按她的话去做,她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因为 ,我亲爱的孩子 ,”仙女说 ,“如果嫁给你父亲,那罪孽可就大啦!可是你可以避免这样做,而又不和父亲发生顶撞。你回去后对你父亲说,你有一个奇特愿望,要求他为你做一件颜色像天空的连衣裙。他是永远也做不出来的,不管他的爱情有多深,也不论他的权力有多大。”

公主感谢了教母。第二天清晨,她把仙女教她说的话告诉父王,并且声言,要是她得不到颜色像天空的连衣裙,那么谁也不能从她那儿得到任何承诺。

国王高兴极了,认为这是他女儿给了他希望。所以他马上把全国最有名的裁缝都召集起来 ,吩咐他们缝制这件连衣裙,而且还规定:如果不能按时完成,就要把他们全部绞死。

国王其实不必规定如此苛刻的条件,因为第二天一早,裁缝们就送来了一件连衣裙,而且完全是人们所希望的那样:比蔚蓝的天空再配上金色的云彩还要漂亮。公主见了这件连衣裙非常难过,不知该怎样才能摆脱困境。国王催她作出决定,她就只好又去向教母求助。教母对自己的计策没有成功感到惊讶,于是就教公主再向国王要一件颜色像月亮的连衣裙。国王无法拒绝这一要求,于是又去找能工巧匠,吩咐他们紧急缝制月亮颜色的连衣裙 ,结果还不到24 小时,就把新裙子送来了。

公主对这件异常华丽的裙子比对父亲的殷勤还要喜欢。可是一回到仙女和奶妈身边,她又极度烦恼了。丁香仙女洞察一切,又来帮助忧伤的公主,对她说:“如果这次我没搞错的话,我想你可以再向你父王要一件颜色像太阳的连衣裙。你的父亲这次一定会被难住,因为还从来没有人能缝制出这样的裙子。这样我们总能拖延一下时间吧!”公主同意了,向国王提出了这个要求。痴情的国王将王冠上的金钢钻和红宝石毫不吝惜地全都摘下来,以便为这件华丽的衣裙增光添彩。他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件衣服缝制得和太阳一样光辉灿烂 。果然,当人们把这件衣服拿来并展开时,它那耀眼的金光使得所有欣赏它的人不得不闭上眼睛。后来人们戴的用绿色和黑色镜片做成的墨镜,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公主见了这件连衣裙怎么样呢?她从没有见过如此漂亮而精致的衣服,惊讶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她借口被这衣服刺伤了眼睛,躲进自己的卧室里去了。

这时,仙女正在卧室里等着她,也感到十分羞愧,因为事情进行得很糟糕。仙女一见到太阳裙,气得满脸通红。“啊!我的孩子 ,”她对公主说 ,“这次,我们要对你父亲的可鄙的爱情进行严厉的考验。我想,你父亲一定还会坚持和你结婚,并且认为很快就会如愿以偿。我再教你向他提出一个要求,他一定会感到受不了。他不是有一头为他提供大量金钱的心爱的驴子吗,你跟他说你就要这头驴子的皮。去吧,告诉他你很想得到这张驴皮。”
公主满怀欣喜,因为她又找到了可以逃避令她厌恶的婚姻的办法。她想父亲是肯定不会舍得他的那头驴子的,于是就跑到他面前向他要那头珍奇驴子的皮。尽管国王对女儿的怪异想法感到十分惊讶,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满足她的要求。可怜的驴子被杀死了,人们把驴皮殷勤地献给了公主。

公主绝望了,因为她再也没有办法逃避她的不幸。这时候,她的教母又来了。“你在做什么呀,我的孩子?”教母见公主正在揪自己的头发,毁自己的容貌,就连忙问道,“你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就要到了。走吧!披上这张驴皮,离开这座宫殿吧!大地把你带到哪儿,你就到哪儿去吧!宁愿为自己的贞洁而牺牲一切的人,上帝是会给予报答的。我将为你准备随行的梳洗用具,不管你走到哪里,你的衣服和首饰箱都会在地下和你的脚步一起走。这是我的仙杖,我把它给你。当你需要这只小箱子的时候,你就用仙仗敲一下你脚下的地面,箱子就会马上出现在你面前。好了,快动身走吧,别再迟延了。”

公主一次又一次地拥抱了教母,恳请永远保护她。然后她用烟灰把自己的脸涂黑,身披那张难看的驴皮,悄悄地逃离了堂皇富丽的王宫。

公主的失踪引起一片混乱。正打算举行结婚大典的国王这时绝望得无法安宁。他派出100 多名骑兵和1000 多名火枪手去寻找他的女儿。然而,公主由于有仙女的隐身法保护,那些最机灵的搜寻者也无法发现她,只得自我安慰一番作罢。

这时,公主一直往前走着。她走呀,走呀,越走越远。她每走到一个地方,都想找户人家落脚。尽管一路上有人同情她,给她一点吃的东西,可看到她身上是那样肮脏,谁也不愿意收留她。最后,她来到一座美丽的城市。城门外是一个牧场,女主人正需要请一个帮她擦地板、洗火鸡、清猪槽的女佣。她见这女孩漂泊不定,一身褴褛,就把她收留在牧场了。公主经过长途跋涉,早已疲惫不堪,就高兴地同意当女佣。

人们把公主安排在厨房的一个僻静的角落里。由于公主身上的那张驴皮把她弄得很肮脏,看了令人厌恶,开始那些日子,人们总是粗野地取笑她。但后来时间一长,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加上她工作认真勤勉,受到女主人的认可。

她赶着牛群去放牧,一到时间就把羊群关入围栅,从不误事。她让火鸡到草地上去吃草,火鸡都乖乖地听她指挥,她就像是生来做这种事的行家。总之,所有的事情,只要经过她那双美丽的手,都会做得很出色。

一天,她来到一条清澈的小泉边坐下。那是她常常哀叹自己悲惨遭遇的地方。她忽然想在泉水中照照自己。当她看到身上穿戴的那张驴皮竟是那样可怕,不禁吓了一跳。她为自己的这身打扮羞愧难当,连忙用水擦洗自己。洗过之后,她的那张脸蛋和那双小手又变得比象牙还洁白,美丽鲜嫩的肌肤又重新显露出来。她又看到自己是那么漂亮,高兴得跳进泉水中洗了一个澡。但是回牧场时,她不得不又披上那张恶心的驴皮。

不过第二天正好又是个节日,她没有事情,于是就取出梳妆箱打扮起来。她在美丽的头发上扑上香粉,穿上了那件颜色像天空一样的连衣裙。可惜她的房间是那样狭小,连裙裾都展不开。美丽的公主对镜自赏。此后,只要是节日和星期天,她就轮换着穿上那些漂亮的衣裙来消愁解闷。她还巧妙地在美丽的头发上插上一些鲜花和钻石。

可是,她仍然常常自悲自叹,因为她的美貌只有火鸡和绵羊看得到。那些绵羊和火鸡都是那样喜欢看她,即使她穿上那张可怕的驴皮时也一样。在牧场里,人们都叫她“驴皮”。

一天,又是一个节日,“驴皮”穿上那件颜色像太阳一样的连衣裙。也就是在这一天,牧场所属国的王子刚好打猎回来,经过牧场时停下来休息。王子正值青春年华,又长得英俊漂亮,不仅得到国王和王后的宠爱,而且也受到百姓的尊敬。牧场里举行了具有田园风味的便宴来招待他。宴会后,王子就到饲养场和各个僻静的角落闲逛。
他走了一处又一处,最后走到一条阴暗的小路,来到小路尽头的一间紧闭着门窗的小屋旁。王子出于好奇心,便紧贴着锁眼向里张望。

啊!屋子里竟有一位长得如此美丽、穿戴得如此华丽的公主!她的神情是那样高雅而谦逊,使得王子把她当成了女神。要不是那位迷人的少女令他尊敬,他此时一定会兴奋得破门而入。

王子离开了那条阴暗的小路,但是心中痛苦,于是便打听是谁住在那间小屋里。有人告诉他,那是一个名叫“驴皮”的女佣,因为她身上总披着一张驴皮,说她是那样肮脏龌龊,谁都不愿意看到她,也不愿意和她说话。主人见她可怜才收留了她,让她照看牧场里的绵羊和火鸡。

王子并不满意这样的答案。但他看到这些人无法回答得更多,也就不再问了。王子回到父王的宫殿之后,眼前总是浮现着锁眼中见到的那位女神的美丽形象,对她产生了难以形容的爱恋之情。他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敲门进去,决定下次一定不会放过机会。

王子被火一般炽烈的爱情所燃烧,连血液都要沸腾了,当天夜里就发起了高烧,不久就一病不起了。王后只有他这么一个孩子,看见他吃什么药都不见好,急得简直都要绝望了。她对医生们说,只要能治好她儿子的病,她就给予重赏,但是毫无结果。医生们用尽了一切医术,都没能使王子的病稍稍减轻。

医生终于猜测出这场灾难是由于致命的精神忧虑症引起的。他们把这个诊断告诉了王后。王后无限温存地恳求王子说出使他生病的原因。她对王子说,如果他是想要王冠,他父王就会毫不遗憾地退位,让他登上国王王位;如果他是爱上了哪位公主,那么就算目前正在和这个公主的父王交战,而且有充足的理由去谴责对方,她和国王也会牺牲一切使王子得到意中人。

王后祈求王子不要让自己死去,因为,要是他死了,她和国王也活不下去了。王后这番话感人肺腑,她一边说,一边泪如雨下,沾湿了王子的脸颊。“母亲,”王子终于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怎么会那样无情无义,想夺取我父王的王冠呢?!愿上天保佑父王健康长寿,愿他把我当作是他最忠诚最恭顺的子民!至于和哪位公主结婚,我连想都没想过。您知道,我从来都是按您的旨意行事的,不论我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会永远顺从您。”

“啊,我的儿子 !”王后说,“为了挽救你的生命,我们会不惜任何代价。可是,亲爱的孩子,你也得救救我和你父王的命啊!说吧,把你的心愿说出来吧,相信我,我一定会满足你。”

“那好吧,母亲,”王子说,“既然您要我说出我的心事,那我就服从您,否则我会犯下危害我双亲生命的弥天大罪。我说,亲爱的母亲,我的心愿是要那个叫‘驴皮’的姑娘给我做一块蛋糕,并且一做好就叫人送来。”

听到这个奇怪的名字,王后惊讶不已,便问“驴皮”是谁。“夫人,”一个偶然见到过这女孩的仆人说,“那是一个又黑又脏比狼还要难看的傻女佣。她就住在您的牧场里,为您照看火鸡。”“这有什么关系,”王后说 ,“我的儿子打猎回来可能吃过她做的蛋糕。这是病人的一种奇怪想法。总之,快叫‘驴皮’——既然有‘驴皮’这样一个人——让他做一块蛋糕来。”仆人们很快跑到牧场,找到了“驴皮”,命令她尽心尽力为王子做一块蛋糕。

有的人说,当王子那天从锁眼向屋里张望着看到公主的时候,公主也看到了他。后来她又从小窗户里看清了这位英俊、年轻的王子。于是他的形象便深深印在她的脑海之中,而且每当她想起他时,都要发出叹息。

总而言之,“驴皮”是见到过王子的,或者听到过很多人赞扬他。这时她看到有机会让王子认识自己,不觉得欣喜若狂。她紧紧地关上房门,脱掉身上难看的驴皮,把脸和手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把一头金发梳得漂漂亮亮,穿上银光闪烁的胸衣和同样漂亮的裙子,开始为王子做渴望得到的蛋糕。
她取来洁白的面粉,调好新鲜的鸡蛋和黄油。揉面时,她不知是故意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手上的一只戒指掉下来,混进了面团中。

蛋糕烤好后,她又重新披上那张恶心的驴皮,把蛋糕交给了仆人。她想从仆人那儿打听到王子的消息,但仆人不屑一顾,拿起蛋糕便去拜见王子了。

王子急切地从仆人手中接过蛋糕,立刻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在场的医生看到后,马上指出这种贪婪的吃法是一个不祥的兆头。是的,王子很可能会被蛋糕中的那枚戒指梗死的。哪知王子却灵巧地把戒指吐了出来。于是他不再大口大口地吃了,而是认认真真地端详起那枚精致的翡翠戒指来。戒指是那样小巧,王子认为只有世界上最纤细、最美丽的手指才能戴上它。王子千百遍地亲吻了这枚戒指,然后把它藏在枕头下。只要没有别人在身旁,他就把戒指拿出来观赏。怎样才能见到戒指的主人呢?他感到郁闷极了。因为,他不敢说想见那个为他

做蛋糕的“驴皮”,害怕人们不让她进来;他更不敢告诉别人他从锁眼中见到过她,怕别人取笑,说他得了幻觉症。所有这些焦虑都在折磨着他,使他又发起高烧来。医生们不知道怎样办才好,便禀告王后,说王子得的是相思病。

王后和国王一起来探望王子。国王这时也苦恼极了。“儿子,我亲爱的儿子,”王后悲痛地说,“告诉我吧,告诉我谁是你的心上人,我保证把她找回来给你,哪怕她是最下贱的奴仆。”

王后一边拥抱王子,一边重申国王的保证。王子为亲生父母的泪水和爱抚所感动,说道:“爸爸,妈妈,我并不是真要和一个令你们不高兴的人结婚。瞧,这就是证明,”王子说到这儿从枕边拿出那枚戒指,“我要娶的是能够戴上这枚戒指的姑娘,不管她是什么人。一个姑娘有这样美丽的手指,决不会是一个粗人或农妇。”国王和王后接过戒指,好奇地察看一番后,也和王子一样断定这个戒指是一位上等人家千金小姐戴的。国王拥抱了儿子,恳求他好好养病,就离去了。他马上吩咐下属在全城擂鼓吹号,派出传令官四处呐喊,号召所有的姑娘都到王宫来试戴那枚戒指,说是谁要是能戴上它,谁就可以嫁给继承王位的王子。

最先来的是公主们,其次是公爵、侯爵、男爵的千金。她们每一个人都想把自己的手指变得纤细一点,但都是白费力气,没有一个人能戴上这枚戒指。随后来的是歌女,尽管她们一个个都很漂亮,但是手指还是粗了一点。这时王子的病情好多了,亲自要人来试戴。最后,妓女们也来了,可也没有成功。王子见没有一个人能戴上这枚戒指,便吩咐厨娘、帮厨的使女、牧羊的姑娘全都来试试。人们把她们叫来,可惜她们的手指又红又粗,唯有指甲尖才能伸进戒指。

“前几天为我做蛋糕的那个‘驴皮’姑娘,你们让她来了吗?”王子问道。大家一听哄笑起来,说是没有叫她来,因为她是那样的肮脏龌龊。“马上去把她找来!”国王命令道 ,“我并没有说什么人可以例外呀!”

仆人们一边跑,一边嘲弄取笑,去找那位照看火鸡的女孩了。公主听到外面的鼓号声和传令官的叫喊声,猜出这一定是她的戒指引起的。公主很爱王子,但真正的爱情是胆怯的,毫不虚伪的,所以她一直担心会有哪位姑娘的手指也会象她一般纤细。等到有人敲门来找她的时候,她简直要欣喜若狂了。从她知道人们要寻找戒指的主人时起,她心里就充满了无限美好的希望。这希望促使她精心装扮起来。她穿上了银光闪闪的胸衣和那件镶有银色花边、饰有褶带、佩有碧玉的裙子。但她一听到有人敲门要她去见王子时,又急忙披上那张驴皮,然后再去开门。

仆人们一边嘲弄她,一边对她说国王要她去跟王子结婚,然后在一片哄笑声中将她领到王子跟前。王子本人见到这女孩的奇异装束时也吃了一惊。他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位他曾见到过的如此端庄美丽的美人儿。王子以为自己弄错了,感到十分懊恼,问道:“是你住在牧场的第三个饲养场后面那条阴暗小路的尽头吗?” “是呀,王子。”她答道。
把你的手伸出来给我看看吧。”王子说,他颤抖着,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啊!多么奇妙的事情!一只洁白粉嫩的纤纤小手从那张又黑又脏的驴皮下伸了出来,戒指毫不费劲地戴在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最纤细的手指上。刹那间,国王和王后,宫中所有的大臣和侍从,一个个全都惊呆了。这时,公主又将身子轻轻一抖,驴皮掉下来了,一位迷人的美女出现在人们面前。王子不管自己的身体还很虚弱,一下子跪倒在公主脚下,把她搂住了。他搂抱得那样热烈,公主的脸都羞红了,不过几乎没有被人发觉,因为这时国王和王后也跑过去紧紧拥抱她,连声问她愿不愿意嫁给王子。

公主被年轻漂亮的王子如此热烈的抚爱弄得难为情,不过她还是对国王和王后的提议表示了她的感激之情。就在这时候,大厅的天花板忽然敞开了,丁香仙女乘着由丁香花扎成的马车从天而降。她用一种无比圣洁而优美的语调,向人们讲述了公主的身世与经历。

听说“驴皮”原来是一位尊贵的公主,国王和王后欣喜无比,对她愈加疼爱。王子了解公主的遭遇后,也更加钦佩她的品德,加深了对她的爱恋。王子想同公主结婚的心情是那样迫切,几乎来不及为这庄严的盛典做好适当准备。国王和王后对这个儿媳也是爱得不行,把她长时间搂抱在怀中一遍一遍地抚摸。公主说,她要得到她父王的许可才能嫁给王子。于是,公主的父亲第一个收到参加婚礼的邀请,只是没有告诉他谁是新娘。为了使这件事有个圆满的结局,控制着这一切的丁香仙女让国王接受了邀请。所有国家的君主都来了,有的坐轿,有的坐车,那些最远的国王则骑着大象、老虎和雄鹰。其中最富有最有权势的国王是公主的父亲。他已经彻底忘却了那场乱伦的爱情,并且娶了一位非常美丽的寡妇做王后,只是还没有生孩子。

公主跑上前去迎接她的父亲。父亲一见到她就认出来了,还没等女儿跪倒在他面前就一把将她抱住,十分亲热地拥抱起来。

国王和王后把自己的儿子介绍给公主的父亲。公主的父亲很欣赏这位王子。

盛大的婚礼开始了。新郎和新娘只顾彼此对视,恋恋不舍。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