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美丽的青蛙公主

  古时候,有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当他们长大成人了,国王把他们召集到一起,对他们说:

“我心爱的儿子们,趁着我尚未年老,我想给你们娶亲,想看到你们的孩子们,我的孙子们。”

三个儿子一齐回答父亲:

“好的,爸爸。不过您想给我们娶谁呢?”

“孩子们,这样吧,你们各取一枝箭,到空旷的田野去把箭射出,箭落之处,就是你们的命运所在。”

三个儿子向父亲深深一鞠躬,各取一枝箭,来到空旷的田野,拉紧弓,射出了箭。

大儿子的箭落到一个贵族的院子里。贵族的女儿拾起了这枝箭。二儿子的箭落到一个商人的院子里,商人的女儿捡起了这枝箭。

而小儿子伊万王子的箭却腾空而起,不知飞到哪儿去了。于是他就走呀,走呀,来到了一个沼泽旁。看见那儿蹲着一只青蛙,正托着他的那枝箭。伊万王子对它说:

“青蛙,青蛙,请把箭还给我吧!”

青蛙却回答他:

“娶我做妻子吧!”

“你说什么呀!我怎么能娶一只青蛙做妻子呢?”

“带我走吧,要知道这是你命中注定的。”

伊万王子忧愁起来,可又没有法子,他只好捧起青蛙带回家去了。国王举办了三个婚礼:给大儿子娶了贵族的女儿,给二儿子娶了商人的女儿,却给不幸的伊万王子娶了一只青蛙。

有一天,国王把三个儿子又叫到一起,对他们说:

“我想看看,谁的妻子针线活儿做得最好。让她们明天清早每人给我缝好一件衬衫。”

三个儿子都向父亲鞠了一躬,走了。

伊万王子回到家中坐下来,耷拉着脑袋。

“伊万王子,你干吗耷拉着脑袋?为什么闷闷不乐?”

“父亲让你明天清早前给他缝好一件衬衫。”

青蛙答道:

“别发愁,伊万王子。还是睡觉去吧。一日之计在于晨嘛。”

伊万王子睡了。青蛙却蹦到台阶上,脱下青蛙皮,变成了美丽的瓦西丽萨·普列穆德拉娅。她是那样的美,就连童话里也没听说过。

瓦西丽萨拍了一下巴掌,叫道:

“奶娘们,保姆们,收拾吧,整装吧!请在天亮前给我缝好一件衫衬,要像我在父亲那儿看见的那件一模一样。”

早上,伊万王子醒来,青蛙又在地板上蹦来蹦去,而衬衫已经放在桌子上,用一块毛巾裹着。伊万王子很高兴,拿起衬衫就去父亲那儿了。这时,国王正在接受大儿子和二儿子的礼物。大儿子打开衬衫,国王接过来说:

“这件衬衫只能在黑茅屋里穿。” 二儿子打开了衬衫,国王说:

“穿上这件衬衫只能去澡堂子喽。”

伊万王子打开了镶着金银饰物和绣着各种精致花纹的衬衫。国王一看就叫道:

“嘿,这件衬衫才是过节穿的呢。”

兄弟三人各自回家了。两个哥哥议论着:

“看来,咱们取笑伊万的老婆是不对的,她根本不是什么青蛙,好像是个妖精……”
国王又叫来三个儿子:

“明天天亮前,让你们的妻子每人给我烤一个面包。我想知道,谁最会做饭。”

伊万王子耷拉着脑袋回到家中。

青蛙问他:

“你又为啥闷闷不乐呀?”

他回答:

“要在天亮前给国王烤好一个面包。”

“别发愁。伊万王子,最好还是睡觉去吧。一日之计在于晨嘛。”

起初妯娌俩还讥笑青蛙,现在却打发一个后宫的管事女仆去瞧瞧,看青蛙究竟是怎样烤面包的。

青蛙很机灵,这一着她早就料到了。她开始揉起面来。她把炉子从上面拆开一个洞,把整团发面直接倒进了洞里。后宫女仆赶紧跑回国王的两个大儿媳那里,禀报了她所看见的一切。这两个媳妇也学着青蛙的样子做起来。

这时,青蛙又蹦到台阶上,变成了瓦西丽萨。她拍了一下巴掌,说:

“奶娘们,保姆们,收拾吧,整装吧!请在天亮前给我烤好一个软软的大面包,要像我在父亲那儿吃过的那种面包一样。”

伊万王子清早醒来,桌上已放好一个面包,上面有几座带有城门的城堡,四周饰着各种精巧别致的花样,两侧是用刻花模子刻出的花纹。

伊万王子高兴极了,他用毛巾把面包裹好,送到父亲那里。这时,国王正在接受两个大儿子的面包。他俩的妻子按后宫老女仆说的那样做了,把发好的面团扔到炉子里,结果都烤糊了。国王接过大儿子的面包,看了一下,就让人拿到下房去了。接过二儿子的面包,也同样送到下房去了。

而当伊万王子把面包呈上时,国王却说:

“这才是过节时吃的面包哩。”

国王下令要三个儿子明天带着妻子一起到他这里参加宴会。

伊万王子又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脑袋都快耷拉到肩膀下面了。青蛙在地板上蹦着:

“呱,呱,伊万王子呀,为啥又发愁?是不是又听到父亲说了不愉快的话呀?”

“青蛙呀,青蛙,我怎能不发愁!父亲要我明天带你去参加宴会,我怎能让你见人呀?”

青蛙答道:

“别发愁,伊万王子,你一个人先去赴宴,我随后就来。当你听到敲打声和雷鸣声时,别害怕。人们问你,你就说:‘这是我的小青蛙乘马车来了’。”

于是,伊万王子一个人先走了。两个哥哥带着妻子早已到达。她们穿着妖艳,装饰华丽,涂脂抹粉,黑发闪亮。她们在台阶上亭亭玉立,取笑着伊万王子:

“你怎么没把老婆带来呀?哪怕把她裹在小手绢里带来也好呀。这样的美人儿你是在哪儿找来的呢?大概找遍了所有的沼泽吧。”

国王和三个儿子、两个儿媳妇以及所有的客人都一齐入席了。桌子是柞木做的,台布上绣着美丽的花纹。突然,响声四起,雷声大作,整座宫殿都摇晃起来。客人们都吓呆了,从坐位上跳起来。这时伊万王子却说:

“尊敬的客人们,别害怕!这是我的小青蛙乘马车来了。”
一辆六匹白马拉着的金色轿车飞驰而来,停在台阶前。从里面走出瓦西丽萨·普列穆德拉娅:她身穿蓝色连衣裙,衣上繁星闪烁,头顶上一轮明月悬耀,她是那样的美丽,想象不出,猜测不到,只有童话中才讲到。她挽起伊万王子的手。走到柞木桌旁,停在花纹美丽的桌布边。

客人们开始吃喝起来,十分快乐。瓦西丽萨喝了一口酒,把剩下的都倒入自己左手的衣袖里。她又吃了一些天鹅肉,把骨头扔到右手的衣袖里。

两个大王子的妻子看见了她的这一举动,也学着她的样子做了。

大家都酒醉饭饱,该轮到跳舞了。瓦西丽萨拉过伊万王子跳起来。她跳呀,跳呀,转呀,转呀——简直跳得太好了。她挥动了一下左边的衣袖,突然出现一个湖泊。她又挥动一下右边的衣袖,湖上游来一群白天鹅。国王和客人们大为惊讶。

两个大儿媳也开始跳起来,她们也挥动了一下衣袖,酒溅了客人一身;再挥动另一只衣袖,骨头四面飞去。有一块骨头正好落到国王的眼睛里。国王大怒,赶走了两个大儿媳。

这时,伊万王子却悄悄离去,跑回家中,在家里找到了青蛙皮,把它扔到炉子里,烧掉了。

瓦西丽萨回到家里,立刻寻找起来——但青蛙皮没有了。她在凳子上坐下,又痛苦,又懊丧,对伊万王子说道:

“唉,伊万王子呀,你都做了些什么呀?只要你再等待我三天,我就永远属于你的了。可现在,只好永别了。你到那遥远、遥远的地方,在那极远的国度里,到那个长生不老的凶老头别斯梅尔内伊那里去找我吧……”

瓦西丽萨变我了一只灰色布谷鸟,从窗户飞走了。尹万王子伤心地哭呀,哭呀,朝四方拜了拜,往前走去——找妻子瓦西丽萨·普列穆德拉娅去了。

他走了也不知有多远,走了也不知有多长,靴子磨破了,长衫穿烂了,雨水从破帽子里流出来。这时,迎面走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

“你好,善良的小伙子!你找什么呀?上哪儿去呀?”

伊万王子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告诉了老人。老人对他说:

“唉,伊万王子呀,你干吗把青蛙皮烧掉呢?不是你给她穿上的,就不该由你给她脱下啊。瓦西丽萨·普列穆德拉娅生来比她父亲机灵、聪慧,因此,她的父亲妒恨她,让她变三年青蛙。这下可好,没辙了。现在,我给你一个线团:它滚到哪儿,你就勇敢地跟着它到哪儿。”

伊万王子谢过老人,跟着线团走去。线团不停地滚着,他在后面紧紧跟着。在一片开阔地上碰见一只熊,伊万王子拔箭瞄准,想打死这只野兽。可是这时熊却用人话对他说:

“伊万王子,别打死我,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对你会有用的。”

伊万王子怜悯起熊来,没有射死它。又继续往前走。一看,在他头顶上飞过一只野鸭。他瞄准了,这时野鸭也用人话对他说:
“伊万王子,别打死我吧!我将来对你会有用的。”

他也怜悯野鸭,没有打死它。他再继续往前走,突然跑过一只兔子,伊万王子又想射死这只兔子,兔子也用人话对他说:

“伊万王子,别打死我吧!我对你会有用的。”

他可怜兔子,继续走了。他来到蓝色的海边,看见岸边沙子上躺着一只狗鱼。狗鱼呼吸困难,对他说:

“啊,伊万王子,可怜可怜我!请把我扔到蓝色的大海里去吧!”

他把狗鱼扔到蓝色的大海里,又继续沿着海边走。也不知走了多久,线团滚到一片森林旁,那里有一幢小房子,用鸡腿支撑着,在不停地打转转。

王子喊道:

“小屋,小屋,请停住!照原样站住,像你母亲从前把你摆着的那样:

背靠树林,脸对着我。”

小屋转向他,背靠树林,停住了。伊万王子走进去,他看见在炉台的第九块砖上躺着一个模样可怕的女妖:长着一条瘦骨嶙峋的长腿,有颗牙齿搭到隔板上,鼻子却伸进了天花板。

“善良的年轻人,为何大驾光临?”女妖问道,“是有事要办呢?还是有事要躲避呢?”

伊万却回答她道:

“喂,老家伙,你最好还是先给我弄点吃的喝的,让我好好洗个蒸汽浴,然后再问吧!”

女妖让他洗了个蒸汽浴,给他吃饱喝足了,让他躺在床上休息。伊万王子这时才告诉她,他是来找妻子瓦西丽萨·普列穆德拉娅的。

“啊,我知道,知道。”女妖对他说,“你妻子如今在凶老头卡谢·别斯梅尔内那里。要救她出来可难啊。卡谢不好对付,他的命根是系在一颗针尖上的,那颗针藏在一个鸭蛋里,蛋在一只母鸭肚子里,母鸭又呆在一只兔子的肚里,那只兔子却蹲在一个大石头箱子里,而石头箱子搁在高高的橡树上。恶魔卡谢保护着这个箱子就像保护他自己的眼睛一样。”

伊万王子在女妖家里住了一宿。早上女妖朝那长着一棵高大橡树的地方指了指。伊万王子又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了那里。一看,高大的橡树巍然耸立,树叶哗哗作响。果然,在树顶上有一个大石头箱子,要取下它来可真是太难啦。

突然,也不知从哪儿跑来一只熊,他把橡树连根拔起,箱子掉了下来,摔碎了。从箱子里蹦出一只兔子,拼命逃跑。这时,在它后面却有另一只兔子紧追不放,追上了它,把它撕得粉碎。从兔子肚中飞出一只母鸭,腾空而起,飞向天空。再一看,有一只野鸭猛然朝它扑去,刚撞了它一下,蛋就从母鸭肚中掉了出来,掉进了蓝色的大海…… 伊万王子伤心地流起泪来,大海茫茫,哪儿去找这个蛋呀!……突然,向岸边游来一只狗鱼,它的嘴里叼着一个蛋,伊万王子立刻打碎蛋壳,取出针,并开始掰这颗针。就在他掰针尖的当儿,卡谢却在颤抖、挣扎、乱滚。

但是不管他怎样挣扎折腾,针尖终于被伊万王子掰断了。卡谢死了。

伊万王子朝卡谢的白石头房子跑去。瓦西丽萨迎面向他跑来,甜蜜地亲吻了他的嘴唇。伊万王子和瓦西丽萨一同回到自己的家中,他们长久地过着幸福的生活,一直白头到老。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