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

  古时候,有一位国王同他的一位太子和三位可爱的公主,一向是很幸福地度着快乐的日子。可是他们有一天突然遇着一件很不幸的事情:忽地起了一阵可怕的飓风,把地面上的砂石和尘土吹得和云雾一样,暗沉沉地笼罩着全国,经过好几个钟头,飓风才平息。这样,三位公主的影踪就不见了。于是到处去寻找,可是都找不着。国王因此焦急万分,派人分头到王宫附近去找也找不出她们的下落。国王和太子为着三位可爱的公主的失踪,每天都不断地叹惜,尤其是太子翠勒斯特诺更加悲伤不已。于是国工想出去打猎玩一下,或者可以忘却悲哀,便带着太子到森林里去了。
一天下午,太子独自一个人跑到森林里,看见一位生得很丑陋的老婆婆被树枝卷着她的很长的白发吊了起来,她正在十分悲痛地哭喊。太子就走到她的前面,她因为痛苦和恐怖好像快要死的样子,哭声渐渐地低微下去了。
她为什么给人家弄到这个样子呢?听说是当老婆婆经过这里的时候,和一个坐在大树的桠枝上使得枝头几乎垂到地面的男孩子讲话,那个男孩子有一个小朋友是很残忍而又顽皮的,就是他把婆婆的头发卷在树枝头上。当那个坐在树枝上的男孩子跳下来,老婆婆就被弹到树顶吊成这个样子。小孩子们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做错事吓慌了呢,还是顽皮到了顶点,竟不管老婆婆的哀哭求救都逃走了。翠勒斯特诺看见这个情形,便爬到树上把树枝压到原来的样子,替婆婆解开白发,然后下来安慰她。看她年纪又老又穷的样子,还掏出一些金镑给她。
“谢谢你的拯救,希望你能够和最美丽的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结婚哩!”
老婆婆说。
贝露拉特露孟特是世界第一美丽的公主的意思。翠勒斯特诺回到父亲那儿说:
“爸爸!爸爸!请你给我一匹好马,并且祝我平安,我想到世界上去寻找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我只要她这一个人做我的妻子!”
国王的意思,以为不必那样费力,说了许多的话,想使太子的热情消沉下去。然而太子对于这些一点都听不进耳朵,第二天就骑马出城,独自一个人到世界上去寻找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太子走了好久,来到一座森林,他在林中走着,不觉夜色迷离,林鸟都归巢了,太子也疲倦起来,便把马儿系在树下,自己爬到树上,在那巨大的多叶树枝上伸直四肢睡觉。在他睡着了的时候,野兽在森林里到处嗅着,发现了马儿。等到太子醒来的时候,马儿给野兽吃光了。
这样,太子除开徒步前进以外,再没有旁的办法。当他走到一片荒地,正赶上太阳退到远山后面的时候。他正在踌躇想找个地方去栖宿一夜,忽然在黑暗中看见闪闪耀耀的一点灯火,他便跟着灯火走到一间小屋子的门口。
“谁呀?”屋子里有人问。
“是一个迷失了路求宿的少年旅行者。”
“对不起得很,我不能留你住宿啊,这里是‘大风’的住家啊!”屋子里这样回答。
“那么,随便吧!不过请你开开门吧1”
太子这样说了,马上有一位年轻美丽的女人来开门,问道:
“你有什么事呢?”
“我是来找寻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的,请你让我在这里住到明天早上吧!唉!你是谁呀,你的声音怪熟的呢!”
“我是大风的妻子呢。”
翠勒斯特诺太子和这女人一块儿到了里面光亮的地方,彼此认清楚不觉互相拥抱了。这位年轻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一天飓风过后失踪了的最大的公主苏斐亚啊。
“我的丈夫快要回来了,他见了你,就会把你吹成粉碎的,你躲在这个麦粉桶里吧!”苏斐亚公主说着就把太子推到桶里。
一瞬间,大风回来了。他一进来就四面嗅了一下,很奇怪地问道:
“有人肉的香味啊!什么人在这儿?”
“在这荒僻的地方,哪儿来的人呢?你说什么人肉的香味,怕是晚饭的香味吧!”妻子这样答了就开晚饭给丈夫吃。不久,丈夫也安静、温和了,妻子便打定主意说道。
“假使真的有人来,你也不会加害于他吧?”
“唔,今晚什么都不干了,因为太想睡了。”大风这样说。于是苏斐亚公主叫:“翠勒斯特诺出来吧!”太子就从麦粉桶里出来,恭恭敬敬他说道:
“大风先生!失礼得很,当我经过此地求宿一夜的时候,就遇着我渴念的姐姐,我很欢喜姐姐做你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的妻子呢!”
大风很高兴地接受了太子那亲切的敬意。翠勒斯特诺王子接着问道:
“我是在寻访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呢!你可曾知道这位公主的下落?”
“一点儿也不知道她的事情,等我叫手下的软风去打探一下,大约会找到她吧!”
大风说着,嘴里就呼啸一声,软风们就从窗问、键孔和问缝等处进来。
大风说:“喂!来!给我去打听打听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的消息去!”
一刻儿,软风们呼呼地喘着气回转来说,一点儿也探不到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的消息。
第二天早上,翠勒斯特诺和主人要分别了,主人叫他去求西洛卜风帮助,并且告诉他到那里的路程。于是太子又走到世界的另。一个角上去旅行,不久到了西洛卜风的家里。你猜他家的妻子又是谁呢?这真是意外极了!这位就是太子的第二个诅姐阿灵比伊亚公主,太子也和到大风的家里的情形一样,最初虽然不大如意,后来就非常亲切。但是西洛卜风也不晓得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的下落,又打发软风去探听,软风们在世界上这里那里到处抛了三天才口来,也得不到一点儿消息。
那么只好再去旅行,实在没有别的方法了。
“大风和我都不能够帮助王子,寻找公主的事儿,岂不很困难吗?但是不要紧,还有一线希望,你到太阳的宫殿里请求他帮助吧!”西洛卜风说。
临走之前,西洛卜风又教他的这位内弟翠勒斯特诺吹很高很强的呼啸的法子。
“万一你遇到非常危难的时候,你吹起我教你的呼啸来,那么风儿就会赶快来救你了。”
过了几天之后,太子到了太阳的宫殿了。给他开门的是谁呢?这又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的那位最小的姐姐卜丽玛威拉公主。原来卜丽玛威拉公主已经是太阳的妻子。姐弟两人相见之下,欢喜得互相抱着流出眼泪来了。
“但是,弟弟啊!你要马上离开这儿啊!要是我的丈夫回来,他只要把一线的光辉照着你,你就会被他烧死的。”卜丽玛威拉公主想了想又说,“但是,请你等一等吧!当我和他结婚的时候,身上涂了一种药膏,一直就不曾伤害过。啊!这里还有一点儿呢,你快拿去涂在身上吧。”
翠勒斯特诺太子照她的话做了,就等待着太阳回来。
不久,可怕的威风赫赫的太阳回来了。太阳的眼睛,好像烧红的煤炭,假使不涂上药膏,太子一定会给他烧死。卜丽玛威拉公主带着弟弟去见她的丈夫,太阳听见太子要去找寻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便说道:
“我认识这位公主,不过最近几天没有遇到她。世界上绝没有什么人能够离开我而躲藏很久的,请你在这儿等着,我替你去找吧!”
太阳把光焰放射到各处,照了三天,才找到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的住所。
“但是你一个人去,恐怕有点危险,跟着我一块儿去吧!”太阳说。
于是太阳把一条锁链,穿起几个很小的日光,叫翠勒斯特诺太子握住,一同向着黄金的大道前进。太子跟着太阳走了很久,到了一条两旁种着树木的道路,那尽头可以直达一座城堡,沿路上有十二头狮子接连地排列在树的下面。
“喂!勇敢一点啊!快到黄昏的时候了,我就要藏起来,剩下你一个人,只要你不害怕,狮子是怎样也不能加害于你的。你在大道上大胆地走过去,万一遇到什么危险,你吹一声西洛卜风教你吹的呼啸,就会有人来救你。”
太阳说着,给太子放开日光的锁链就走了。
翠勒斯特诺太子头也不回——不慌不忙,不害怕,不退缩地在大树道上走着。狮子瞪着黄金色的巨眼,看着太子,虽然吼叫,却没有一只敢攫过来的。太子走到城堡,两扇铁门正关着,太子很巧妙地闯了进去,通过甬道,走到一所很大的金碧辉煌的宫里。一位公主坐在中央,太子一见就知道那是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了。
太子见到了公主秀丽的姿态,忘记了奔跑了一天一夜的疲劳。
公主见了太子,也没有一点儿惊慌的样子,在她起来迎着太子的时候,说道:
“啊!我等得你好苦啊!我们快逃走吧!有了勇敢的太子,能够到这城里来,一切受了魔法的东西,都可以解除了。好!走吧!”
于是公主牵着太子的手逃走了。他们刚离开魔城,翠勒斯特诺太子看见城的铁门,只是一块厚纸,道上大树底下的狮子也都变成了顽石。他们俩向前一直走着,忽然听得有人呼喊求救的声音,接着就看见一个少年被捆缚在一棵杉树干上。
“救命啊!请你做做好事,替我解开绳子吧!”少年哀求道。
“你不要听他的话啊!我晓得他是很坏的东西。”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说。
但是,太子的心很慈悲,现在又当他正是幸福的时候,怎能看着别人受苦呢?太子急忙从口袋里拿出小刀,去替少年切断绳于。少年获得自由,转瞬之间,却反过来把太子照样捆在那杉树上了。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来不及去援助太子就再被少年擒住。他不管她怎样叫喊,怎样反抗,拖着她向大树的道上走,经过复活了的凶悍的狮子面前,再走进魔城,把公主关到七重铁壁七重铁门的一个房间里面。翠勒斯特诺王子所救的这个少年,就是把公主关在这个魔城的魔法师的儿子。
“啊!你又到这儿来了,你如果不肯嫁给我,你要永远关闭在这儿啊。”
坏少年说。
“我决不嫁给你!你不能永远活着的,等到你死了,我依然可以自由。”
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答。
“不,我不会死的。要是杀我的话,那更不容易呢,谁要杀我都好,他非有很大的本领不成。”
“那么,要什么本领呢?”公主问。
“听我说吧:海的中央有一个高塔,想救你的人,要走到塔里才行,可是这是很不容易的啊!因为塔里有一个鸠卵,救你的人,要把它敲破,并且要捉住从卵里飞出来的鸠鸟呢。鸠鸟还会从救你的人的手指缝间飞走,假使鸠鸟不能够飞走,也要把这鸟儿切开四份,每份好好的分送到几千里远的地方,不然它就会合拢来复活。只有这样做,才能要我的命,但是,谁有本领去做呢?你在这里长时间地等着吧!”
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想到曾经一度救过她的太子,她的心就生出一线希望了。
这一面,翠勒斯特诺太子很可怜地被缚在树上。他虽大呼“救命啊!救命啊!”,也没有谁来帮助。当他想起西洛卜风教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吹一声呼啸,就有人来救的话,东方已渐渐的发白。他于是呼啸一声,忽然四周都改了样子,强烈的光线明亮得使他不能张开眼睛,不晓得什么隆隆的声音,震得他的耳鼓几乎要聋了。待他能够张开眼睛时,太阳已在前面站着,在附近周围更聚着许多大风和小风。
“有什么吩咐呢?我们是来帮助你的。”风们说。风们看见太子被缚在一棵树上,虽经太阳把绳索燃烧,也烧不断,风们去吹动林木,也一点没有用处,太子依然捆缚着动也不能动。于是太阳转到降了魔法的城堡,把光线落到公主的房里,间公主有什么办法。公主便把魔法师的儿子所说的话,——告诉太阳。
太阳带着风儿,到了海中央的高塔,在塔的四围发起飓风,吹得高塔几乎摇动,把塔门吹开,太阳就跑进去,用他的热力破开鸠卵,鸠鸟飞出来,一直飞上天际,风儿就在后面追逐,用力把它吹到岩石上,撞成了四片,又把每片分送到东西南北几千里远的地方,这一下鸠鸟再也不能复合而为一了。这只鸠鸟就是一种魔法的怪物,它死了,魔法就跟着失却了效力。
当鸠乌撕成四片的时候,那恶毒的魔法师的坏儿子就倒在城堡里的床上死了。同时关住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的铁门也打开了,缚着翠勒斯特诺的绳子也断了,排列在大树道上的凶悍的狮子也永远变成顽石了。
太子第二次和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会面的时候,这是何等的欢喜啊!他们凯旋回国后就举行了婚礼。他们的喜筵,不用油灯和蜡烛,因为太阳降临,光辉灿烂,已照耀着满庭都是光彩,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也更显得美丽无比。
音乐就是大风和小风们演奏,收集了世界上最使人悦耳的调子,送到广大的宫廷,新娘新郎和其他一切来宾都非常愉快。宾客中有太子的父亲——年老的国王,和三位公主,有几百位来宾都因为贝露拉特露孟特公主的美丽,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向公主庆贺的。
我们不过远远地站在大厅的外面,从窗门里,看见或听见里面的一点儿热闹啊。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