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夏洛的网十二、一个会议


    在夏洛的网里的字出现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夏洛把谷仓地窖里的全体动物招集到一起,开一个会。
    “下面我开始点名了。威伯?”
    “到!”威伯说。
    “公鹅?”
    “到,到,到!”公鹅说。
    “你听起来像三只公鹅,”夏洛嘟囔着,“你为什么不只喊一声‘到’?为什么你喜欢重复一切?”
    “这是我的习-习-习惯。”公鹅回答。
    “母鹅?”夏洛说。
    “到,到,到!”母鹅说。夏洛瞪了她一眼。
    “七只小鹅?一个一个来!”
    “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必!”
    小鹅们回答。
    “这个会可越开越有意思了,”夏洛说,“任何人都以为我们这里有三只公鹅,三只母鹅,二十一只小鹅呢。绵羊?”
    “咩-咩-咩!”绵羊们一起回答。
    “羊羔?”
    “咩-咩-咩!”羊羔们一起回答。
    “坦普尔曼?”没人回答。
    “坦普尔曼?”还是没人回答。
    “好吧。除了老鼠我们都在这里,”夏洛说,“我想没有他,会也可以开始。现在,你们大家一定注意到了过去几天里这儿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织在我网里的那句称赞威伯的话,已经收到了效果。祖克曼一家已经上套了,每个人都是。祖克曼把威伯看作一只不寻常的猪,所以也不会想杀死他、吃掉他了。我敢说我的把戏取得了成功,威伯的生命也得救了。”
    “万岁!”全体欢呼。
    “非常感谢你们,”夏洛说,“现在我召开这个会议是为了听取大家的意见。我需要织网的新构思。人们已经读腻了‘好猪!’这个词了。如果谁能想出另一句话,或是评语,我会很高兴地把它织进我的网里的。谁有什么关于新口号的建议?”
    “‘无比的猪’怎么样?”一只羊羔问。
    “不好,”夏洛说,“这听起来像一道油腻的餐后甜点的名字。”
    “‘很棒,很棒,很棒’怎么样?”母鹅问。
    “把后面的两个'很棒'去掉还不错,”夏洛说,“我想‘很棒’这个词可能会打动祖克曼。”
    “可是夏洛,”威伯说,“我并不是很棒。”
    “那没关系,”夏洛回答,“这没多大影响。人们几乎相信他们看到的每一个词。这里有什么人知道‘很棒’这个单词怎么拼吗?”
    “我想,”公鹅说,“它是由一个字母T,两个ee,两个rr两个rr,两个眼睛两个ff两个眼睛,两个看见看见看见看见看见组成。”①
    “你以为我是个卖艺的吗?”夏洛生气地说,“除非我有圣威图斯那样的跳舞技巧(St.Vitus's Dance)②才能把这么多的字母织到我的网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公鹅说。
    然后老羊开始说话了。“如果可以救威伯的命,我也同意在网里织进新词汇。如果夏洛需要谁来帮她找新词儿,我想她能从我们的朋友坦普尔曼那里得到帮助。老鼠常去垃圾堆翻,能从那里找到旧杂志。他可以撕一点上面的广告回来,带到谷仓的地窖里,这样夏洛就可以把有用的话抄下来了。”
    “好主意,”夏洛说,“但我不知坦普尔曼是否肯帮我。你了解他是什么样的——总是为自己打算,从不想到别人。”
    “我打赌,我能让他帮你,”老羊说,“我将利用他自私的天性,他可是非常自私的。现在他过来了,在我对他说话的时候大家要保持肃静!”
    老鼠以他一贯的方式进了谷仓——顺着墙角匍匐前行。
    “发生了什么事儿?”他看着聚会的动物问。
    “我们正在开一个董事会。”老羊回答。
    “好,散会!”坦普尔曼说,“我最受不了开会。”老鼠开始往悬在墙对面的绳子上爬去。
    “嘿,”老羊说,“你下次去垃圾堆时,坦普尔曼,只要从杂志带回一份剪报来就行。夏洛需要能织到网里的新词儿,这可以用来救威伯的命。”
    “让他死好了,”老鼠说,“我不会想他的。”
    “冬天来时你就会完全想他的,”老羊说,“在一月份的冰冷的早晨,你完全会发愁的,那时威伯已经死了,没人再把温暖的猪食倒进猪食槽了。威伯的剩饭不是你最主要的食物来源吗,坦普尔曼?你知道这一点。威伯的食物就是你的食物,因此威伯的命运紧紧和你联在一起。如果威伯被杀了,他的食槽每天就都会是空的,你就会饿得肚子空空的,那时我们将都能看透你的胃,知道那里面都有什么东西了。”
    坦普尔曼的胡子都吓抖了。
    “可能你是对的,”他沙哑地说,“明天下午我会去垃圾堆看看。如果我能找到一本杂志,我会带一份剪报回来。”
    “谢谢,”夏洛说,“会议到此结束。我今晚还有事情要忙呢。我将要把我的网撕开一部分,在里面织上‘很棒’。”
    威伯脸红了。“可是我真的不是很棒,夏洛。我不过和一般的猪差不多而已。”
    “你比我看上去的样子还棒,”夏洛甜甜地回答,“就是这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想你就是很棒。现在不许吵了,睡个好觉!”

----------------------------------
    注释① terrific,我的很多朋友告诉我,它在美国口语里多是真棒,太棒了的意思,为了行文的需要,我在这里翻译成“很棒”。这个词的第一个字母是“T”,于是公鹅用“Tee”来代替;下几个字母里的“I”被公鹅读成了“eye”,即“眼睛”;最后一个字母“c”被公鹅说成了“see”,即“看见”。而且,每个字母都被公鹅重复了几遍——没办法,这是古今中外的鹅的老习惯,不信你去听听就知道了。
    注释② St.Vitus,我不知道是谁,朋友洪立为我查出,公元三世纪有个基督教少年殉教者也叫这个名字——会是他吗?谁能告诉我?

  • 新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