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夏洛的网七、坏消息


    威伯一天比一天更喜欢夏洛了。她对昆虫发动的战争似乎是英明的,有益处的。农场周围几乎没人为苍蝇说一句好话,因为苍蝇把他们的所有时间都用来骚扰别人了。母牛恨他们。马憎恶他们。绵羊讨厌他们。祖克曼先生和太太也总是抱怨他们,所以特意装上了纱窗。
    威伯也欣赏夏洛的行事方法。他很高兴她能在吃她的受害者之前先把他们弄睡。
    “你那么做可真体贴,夏洛。”他说。
    “是的,”她用甜甜的嗓音回答,“我总是先麻醉他们,这样他们就不会感到疼了。这是我的一项小小的免费服务。”
    很多天过去了,威伯长了又长。他一天要吃三头猪的饭量了。他把时间都花在躺着,小睡,做美梦上了。他的身体非常健康,体重也增长了许多。一天下午,当芬正在她的凳子上坐着时,那只老羊走到谷仓来拜访威伯。
    “你好!”她说。“我看你好像正在变胖。”
    “是的,我想是,”威伯回答。“在我这个年纪胖起来是好事儿。”
    “虽然如此,可我却不嫉妒你,”老羊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你养这么胖吗?”
    “不知道。”威伯说。
    “呃,我不喜欢传播坏消息,”老羊说,“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他们喂胖你,其实是为了将来杀你,这就是原因。”
    “他们将来要做什么?”威伯尖叫。坐在凳子上的芬也听呆了。
    “杀死你。把你做成腌肉和火腿。”老羊继续说。“几乎所有年青的小猪到了冬天来的时候都会被农场主谋杀。这里有个尽人皆知的阴谋,就是你将在圣诞节被杀掉。每个人都在参与这个计划——鲁维,祖克曼甚至约翰·阿拉贝尔。”
    “阿拉贝尔先生?”威伯啜泣起来。“芬的爸爸?”
    “当然了。宰一头猪时,每人都要来帮忙的。我是一只老羊,这样的事儿见得多了,每一年都是这老一套。阿拉贝尔会带着他的0.22口径的枪,来射向……”
    “别说了!”威伯尖叫。“我不想死!救我,来人哪!救我呀!”这尖叫几乎把芬吓得跳起来。
    “镇静,威伯!”一直听着这段恐怖对话的夏洛说。
    “ 我不能镇静,”威伯大嚷着跑来跑去。“我不想被杀死。我不想死。老羊说的是真的吗,夏洛?冬天来时他们真会杀我吗?”
    “唔,”夏洛说着,轻轻地拉了拉她的网,“老羊已经在这谷仓住很久了。她看过很多来去的春猪。如果她说人们打算杀你,我想那就是真的。这也是我听过的最可耻的诡计。人类有什么想不出来!”
    威伯号啕大哭起来。“我不想死,”他呻吟。“我想在这里活着,就呆在我舒服的牛粪堆旁,和我所有的朋友在一起。我想呼吸甜美的空气,躺在美丽的太阳底下。”
    “你说的全是美丽的胡话。”老羊迅速地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想死!”威伯尖叫着,瘫到地上。
    “你不会死的。”夏洛轻快地说。
    “什么?真的吗?”威伯叫。“谁会来救我呢?”
    “我。”夏洛说。
    “怎么救?”威伯问。
    “办法以后会有的。但是在我正考虑怎么救你的时候,我希望你立刻安静下来。你哭叫的样子简直像个小孩子。不要哭!我不能忍受歇斯底里。”

  • 新书上架: